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汀江评论
梦里童年,梦里水乡
文章来源:闽西日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1-03
分享到:  

“春天的黄昏,请你陪我到梦中的水乡,让挥动的手在薄雾中飘荡, 不要惊醒杨柳岸那些缠绵的往事,化作一缕一缕青烟,已消失在远方……”此时窗外又传来江珊的《梦里水乡》熟悉的旋律,这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我的思绪又不由得拉回到从前每年汛期,让人胆战心惊的日子。

一个人无论背井离乡走得多远,他的心依然在故乡。一个云游四方的人常常对路途中的风景流连忘返乐不可支。那一草一木和云卷云舒都是令人陶醉的,这包括儿时的所有旧事。路上目力所及的不只是风物,还有起伏的人生。

汀江只在我梦里,故乡已多年未亲近。故乡早已成为龙宫,再也回不去。如今,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,2020年10月1日,福建通往广东、横跨汀江河的龙湖大桥建成通车,龙湖大桥通往故乡的路就在眼前,每次车轮滑过龙湖大桥我都会想起自己离开故乡时的一幕,这就如同定数这个词,起初的时候对它毫不注意,但它却一路相随。

我的童年是在永定峰市的一个叫长化的小山村里度过的,那是一个山清水秀、人杰地灵的好地方,汀江河静静地流淌,造福沿河两岸百姓。

江畔人家,宛如平常一段歌,但这只是表象。如果你是个生活的有心人,你会看到这许多年来目之所及的变化。譬如,2002年棉花滩水电站建成发电后,以发电为主,兼有防洪、航运等综合效益。龟蛇锁大江,屋前那条汀江就变成龙湖了,那棵我曾经掏过鸟窝的老树也不见了。天空中只有一只、两只翅膀尚未长硬的鸟儿。它们飞不动许多愁的姿态依然告诉我“飞得更高”的含义,就如同我们对人生的且行且珍惜。

我们的童年除学习外,更多的是玩,在玩中做,在玩中学。记得那时盛夏老师还组织我们下河游泳。我们的童年很充实,忙忙碌碌。放学回家,还得帮助做家务,挑水、担柴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事。记得我们常在河岸边打柴,偶尔还会捡到一两条在河里漂浮的鱼,那种欢快的感觉,现在回忆起来,仍觉有味。

如今,家乡已被水淹没了,以前一家人住过的屋子早已失去了,那儿残留的童年的气息,只能在梦里见到。梦中的水乡,梦中的童年,永不消逝……

收藏本页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